饿了么43岁外卖员送餐时猝死 骑手权益如何保障

  • A+
所属分类:赛事集锦

2020年12月21日,43岁的外卖骑手韩某伟骑着标有“饿了么”商标尾箱的电动车,像往常一样打开手机“蜂鸟众包”APP开始接单配送,穿梭于北京的大街小巷。这一天他一共接了36单,然而在送第33单的路上,他倒下了。

如今,韩某伟已在老家山西入土为安,但由此引发的讨论并未停止。

1月6日,第一财经记者联系到韩某伟的弟弟韩红飞,对方提供的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出具的死亡证明书显示,警方在经过现场勘察、尸体检验,得出韩某伟系因猝死的结论。

在韩某伟的健康检查合格证上,核发机构为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有效期限为2020年3月26日至2021年3月25日,从业类别则为食品卫生。

“他(指韩某伟)在工作时间干活的时候发生的意外,应该是工伤。”韩红飞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曾联系饿了么平台,希望得到平台方的理赔,但对方则告诉他们,韩某伟与平台并非雇佣关系,只能给2000元的人道主义费用,其他的以保险公司的理赔为主。

韩某伟投保的保险公司为太平洋保险。“每天早上接第一单的时候,平台会自动扣3元作为当天的保险费。”韩红飞提供给记者的保单资料显示,被保险人名称为韩某伟,保险费1.06元,保险期间1天(自2020年12月21日09时起至2020年12月21日23时止),按照保险协议规定,猝死身故的情形保险赔偿金额为3万元。

第一财经记者联系饿了么平台,截至发稿,对方尚未予以回应。

饿了么网上订餐平台隶属于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蜂鸟配送”是该公司旗下的送餐平台。记者下载注册“蜂鸟众包”APP发现,在注册成为该平台骑手前,用户须阅读《蜂鸟众包用户协议》,有一项特别提示,“蜂鸟众包仅提供信息撮合服务,用户与蜂鸟众包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劳动/雇佣关系。”与用户签订协议的主体是蜂鸟众包平台经营者,即第三方代理商。

当前,饿了么、美团、达达等几乎所有的即时配送领域都是采用代理模式。以饿了么为例,在上海有几十个代理商,每个代理商有多个站点,站点的维护是由饿了么派出的渠道经理与代理商派出的片区经理来共同进行管理。

记者了解到,目前即时配送领域的入局者众多,主要分三类:一是成立于2014年的闪送、达达、UU跑腿等老牌同城速递企业,二是起源于外卖模式的即时配送,如饿了么的蜂鸟配送,美团的美团专送团队、京东到家的新达达等;三是顺丰、圆通、韵达等传统物流企业,顺丰的即刻送业务,圆通的计时达,韵达的云递配。

在行业迅速发展的同时,身处一线的配送员劳动保障一直是个问题。

“近几年,随着外卖平台对于骑手管理模式的调整和设计,骑手也有‘众包’和‘专送’之分,在‘专送’模式下一般不存在劳务关系的分歧;在‘众包’模式下,骑手虽然不与平台存在直接的劳动或者劳务关系,但与平台合作方的劳动或者劳务关系是可以明确的,一旦骑手发生意外,可以视客观情况主张工伤(基于劳动关系)或者雇主责任(基于劳务关系)。”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律师方超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争议最大的还是“众包”类型的骑手,例如饿了么平台,根据《蜂鸟众包用户协议》的条款规定,以及双方实际合作的特征来看,由于接单自由、时间自由,没有明显的人身管理等,跟传统的劳动关系和劳务关系存在明显区别,因而在司法实践中往往倾向于不认定为劳动合同关系,或者直接认定为其他平等的合作关系。

方超强指出,在这种法律关系的定性下,骑手发生的意外,如果不存在第三方的侵权者或责任方,就只能自担风险,这也造就了一个客观现象,即很多“众包”的外卖骑手以送外卖为业,但却享受不到作为“劳动者”的对等权益保障。

(原标题:饿了么43岁外卖员送餐时猝死,一线骑手权益如何保障)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