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机感染,还被多地约谈,花小猪会不会毁了滴滴?

  • A+
所属分类:天下足球

作者 | 杨洁 薛亚萍

编辑 | 林文龙

被滴滴寄以厚望的花小猪打车,却是一个麻烦制造者。

2020年12月30日下午,花小猪打车发布公告称,从即日起在北京暂停服务一周,平台将组织在京的司机进行核酸检测。在此之前的12月27日,北京通报一名无症状感染者为花小猪平台司机,对此,花小猪打车曾回应称,公司已暂停该司机接单,并主动向相关部门提交了司机行程信息并配合乘客流调工作。

疫情之外,公众真正的关注焦点仍然是花小猪的合规性问题。

据《华夏时报》消息,2020年12月27日,12328北京市交通运输服务监督热线相关工作人员表示,花小猪目前在北京并未取得合法运营资质。燃财经向北京交通委咨询后得到回复,花小猪打车并不具备运营资质,目前北京市交通运输综合执法总队正在对其约谈处罚。

根据国家相关法规,企业需要拿到《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并且申请备案后,才算取得网约车平台运营资质。想要拿到这个资质,并不容易。

事实上,早在2020年9月1日,北京市交通运输主管部门就表示,花小猪并未在北京取得运营资质。当时,滴滴方面的回应是,花小猪正在和主管部门沟通。这也意味着,在9月北京交管部门作出表示后,花小猪仍然违规运营了将近四个月。

据天眼查,花小猪打车的经营主体是北京鸿易博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4月17日,该公司从2019年12月开始注册花小猪相关商标,去年3月,该公司变更经营范围,增加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一项,随后,花小猪在贵州遵义、山东临沂等城市测试运营。

因为便宜,花小猪打车发展迅猛,但也备受争议。由于运营资质问题,包括天津、深圳、南京、青岛、合肥等多个城市交管部门都曾对其进行约谈。而司机入驻门槛低、管理松弛,也使得花小猪打车成为不同投诉平台上的常客。

2020年7月22日,滴滴官方认领了花小猪,表示其是滴滴推出的网约车新业务。2020年9月,花小猪运营主体北京鸿易博科技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原股东赵意波退出,新增股东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持股100%。

但有关法律人士表示,按照相关法规,滴滴拥有网约车运营资质,并不直接等于花小猪具备网约车运营资质。

也就是说,花小猪公司要么自己具备网约车运营资质,要么冒着风险继续“非法”运营。

业内人士称,花小猪现在的打法跟滴滴刚诞生的时候很像,“先上车后补票”,也是传统的互联网发展思路。不过,网约车已经发展了近10年,相关法规也越来越完善,当年行之有效的“流量为王”和野蛮生长模式,在今天,未必可行。

对于滴滴来说,花小猪是冲刺IPO和提升估值的好故事,但这个故事并不好讲,而花小猪引发的争议,也会让资本市场重估滴滴。

“没有朋友和我在一起,我就再也不会用花小猪打车了。”家住北京市朝阳区的赵芳说,一个月前的那次经历,是她第一次也将是最后一次独自一人使用花小猪打车App叫车。

在2020年11月的一个周末,赵芳由于在滴滴上打不到车,于是使用了花小猪打车App,独自一人打车。据赵芳回忆,司机看起来像是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车里充斥着烟味。她刚一上车,司机就问:“小姑娘是自己一个人?”又谈了几句话之后,司机又说:“怎么不找人陪你一起?我之前拉过一个乘客,就找人‘陪玩’,你也可以试一试。”

听到这里立刻紧张起来的赵芳迅速开了行程共享给朋友们,并全程开着手机录音,然后努力去聊其他的问题,绕开了这个话题。

在抖音和微博等社交平台上,都有更多的乘客吐槽自己在花小猪打车平台的不愉快经历,大多数问题指向花小猪的司机素质堪忧和车辆运营缺乏管理,例如司机随便取消订单、拒载、车内设备不完善(例如无安装定位系统)等。

提出问题的不仅有乘客,也有司机。

在黑猫投诉上,燃财经搜索“花小猪”关键词,找到了3518条投诉内容。其中除了乘客外,还有一大部分来自司机的投诉。一位司机表示,由于花小猪并未在运管局备案,使得自己在运营的时候被运管扣了车并且罚款1万元,但是花小猪却并没有帮他解决问题;还有司机投诉乘客恶意逃单等问题。

2016年出台的网约车新政要求,在城市内合规运营的网约车平台,需要“三证合一”,即网约车企业要在当地获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司机要获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司机驾驶的车辆需获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在北京,不仅车、驾驶员和网约车平台都要持“证”上岗,上路运营的网约车也必须是北京人开的北京牌照车,即“京人京车”。

但在花小猪司机入驻时,平台并没有强制要求司机和其驾驶的车辆具备相关的证件。不同地区对于司机的要求并不一样,据燃财经了解,在北京花小猪的司机审核非常简单。花小猪司机端显示,如果是滴滴车主注册司机,可直接授权激活花小猪账号;如果未注册用户,则仅需要注册身份证、驾驶证、行驶证和车辆信息,审核通过后即可注册成功。

一位尝试注册司机的用户,向燃财经展示了花小猪发给他引导注册的短信,其上显示的是“不传资料,不等审核,一秒注册成功”。

为了鼓励司机加入,花小猪在司机端也提供了非常具有力度的补贴。也正因如此,其他平台的司机、出租车司机和私家车主,都对其表现出了兴趣,尤其是在周末的运营上。

“花小猪太便宜了,我平常工作日很少会去跑。但是周末就值了。”一位滴滴司机李师傅表示。据他透露,周末在花小猪平台上,司机每完成五单任务就有90元的奖励金,他周末一天仅接单就能赚一千多元,再加上奖励金,一般能拿到1500元。

但相较于滴滴平台,花小猪的后台服务体系和对司机的管理体系也较为松散,客服也常常被吐槽“形同虚设”。2020年10月,在花小猪还未取得运营资质的广州,有位双证司机因为运营花小猪收到3万元罚单。除此之外,有司机表示因运营花小猪被运管扣车,在向客服中心咨询后,花小猪客服表示,目前花小猪正还处在建设和完善中,暂时无法提供相关支持。

广东新闻频道在2020年11月也报道称,有花小猪司机表示,“很多司机和车没证的也跑,它(花小猪)现在允许这样子。”以及“App页面的联系客服只是机器人,乘客的投诉毫无意义。”

李师傅也说,花小猪的“一口价”和平台不垫付车费,也让他担心,如果遇到拒绝付费的乘客,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处理。

为了平息外界的争议,继7月份承认花小猪是旗下品牌之后,2020年9月,滴滴又正式宣布全资持股花小猪打车,在外界看来,这也是为了给花小猪一个“名分”,规避合规问题。在2020年10月30日的滴滴开放日上,花小猪总经理孙枢也承认,花小猪被监管部门“盯上”了。但是,他表示,“我们刚开始做花小猪业务的时候,直接假设了既然它是集团的一部分,那么各种各样的资质就直接复用滴滴的,这也是我们跟监管部门的沟通没有到位的原因。”

孙枢也称,通过和监管部门的逐步沟通,花小猪在厦门、芜湖等城市,已经得到了认可。

但很明显,这并不是每个城市的交通部门都能认可的理由。在北京,燃财经向北京交通委咨询了解到,北京市交通委只对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办理了许可,而“花小猪”打车运营主体不属于它,因此不具备运营资质。

由于取得网约车“三证”的难度较高,目前市面上大部分网约车都无法做到严格意义上的合规,滴滴也同样难以避免这一问题。有业内人士透露,在北京,即使滴滴平台的网约车,也很难符合“京人京车”的标准,更遑论花小猪了。

由于花小猪并没有取得网约车的独立经营资质,在2020年,多地都曾先后约谈和叫停花小猪打车。

继被天津、深圳、青岛等多地相关部门约谈后,就在2020年12月28日,花小猪再次被哈尔滨多部门约谈。哈市行业管理部门要求“花小猪打车”限期整改,对违规接单车辆进行清理,并不得再接收不合规车辆和人员的注册,停止向不合规车辆派单。然而,根据交通运输部下发数据统计,“花小猪打车”违规接单车数18日至25日期间仍在增长。

在核心的网约车业务上,滴滴想要扩展到更大的市场中去,覆盖更多的消费群体。

2020年10月滴滴举办的媒体开放日活动上,滴滴出行总裁柳青表达了自己对花小猪项目诞生的考量:需要有更加多元化的出行方式,去满足更多对价格敏感的用户。“逻辑上就像大众要推出奥迪品牌、也要做斯柯达品牌,阿里做天猫、也做淘宝,还做聚划算一样。”

花小猪选择了“裂变”的营销方式,甚至一度被称为打车界的“拼多多”。但滴滴方面表示,花小猪的定位是“年轻”,面向的主要用户群体是更追求实惠的用户。因此,业内的“最抠门星二代”郭麒麟成为了花小猪的代言人;而花小猪也不仅在下沉市场出现,也入驻了更多的一二线城市。

下沉市场、年轻用户,都是近年来消费市场上出现频率极高的关键词。滴滴也寄望于这头“花小猪”,能够在顺风车之后,为资本市场讲出一个更加动人的故事。

受制于网约车的安全合规等问题,滴滴作为曾经的互联网新贵TMD之一,近两年已经掉队了。字节跳动最新估值1800亿美元,此前上市的美团目前市值超过1.7万亿港元,滴滴虽然8年拿了19轮融资,却迟迟无法上市,估值也远低于字节跳动。

滴滴掉队是从2018年开始,当时,滴滴已经占领了国内网约车90%的份额。但在2018年5月和8月,因为两次顺风车的恶性安全事件,滴滴被全社会声讨,最赚钱的顺风车在2018年8月被迫下线,此前良好的发展势头也被打断。

此后近两年的时间里,滴滴被迫降速,收缩战线,高增长以及IPO计划被搁置在了一边,安全合规成为了全公司的重心,这也绑住了滴滴的手脚。

按照交通运输部要求,网约车平台在某个城市获得线上运营牌照后,可全国通用无需再申请线上运营牌照,但落地全国各城市时,还需获取线下运营资格证。这意味着,合规的成本巨大,而且业务拓展速度也会被严重拖慢。

2019年11月20日,在被关了449天“禁闭”后,滴滴顺风车重新上线。据字母榜报道,在关“禁闭”的日子里,滴滴顺风车更迭了24个版本,优化了374项功能,围绕的主题只有一个:安全。顺风车一位员工表示,“ (2018年8月)之前大家很重视安全,现在大家重视的只有安全”。

“出行只要碰运营,就跟安全和治安有关系,而一旦有安全隐患,就一定会被管控。要赚钱就难合规,合规就难赚钱。”曾有业内人士对燃财经坦言。

想要重回高增长之路,放出花小猪,就成了滴滴的必然选择。

在2020年4月,滴滴出行的公司战略会上,CEO程维公布了名为“0188”的未来三年战略目标,即零重大安全事故,3年内实现全球每天服务超过1亿单;国内全出行渗透率达到8%;全球月活用户超8亿。

在一二线城市的出行市场,滴滴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地位。它对市场和用户的早期教育已经完成,用户能够接受也有能力为滴滴逐步提高的客单价买单。这也意味着,要完成这一目标,滴滴必须要寻找到新的增量市场。广阔的下沉市场,以及众多对价格更为敏感的用户,就成为了滴滴瞄准的新目标。

据《晚点LatePost》报道,程维在之后详解了“0188”计划,其中提到,滴滴希望下沉项目花小猪拿下网约车市场25%的份额,冲刺市场第二。

花小猪和滴滴做了品牌切割,暂时绕开一二线城市已经严格执行的监管屏障,通过平台宽松的管理机制,接收更多的司机入驻。

花小猪迅速为滴滴带来了大量的运力增长,根据交通运输部12月发布的信息显示,根据全国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统计的行业数据,2020年11月,平台共收到订单信息6.6亿单,当月订单总量超过100万单的网约车平台共有8家,其中就包括了花小猪。

但与快速增长的订单量相对照的是,根据数据,在2020年10月,花小猪出行在开通服务城市中,已传输数据城市比例仅有1.2%,其中当月接单车辆合规率仅有7.5%,11月,合规率上升至17.9%,但在8家平台中仍然排在最后一位。

在TMD中,滴滴的上市压力和焦虑无疑是最大的。

2019年,滴滴出行CEO程维曾经表示,滴滴从2012年起,就没有过盈利,公司6年累计亏损超过390亿元,2018年全年亏损达109亿元。虽然去年柳青表示,滴滴的核心业务已经实现了小幅盈利,但却没有给出确切的数字。滴滴的盈利能力究竟如何,还是个未知数。

没有多少投资人能够在一个项目8年不盈利之后继续等待。他们需要退出的渠道,顺风车之后滴滴也必须要讲出新的故事,给他们以新的信心。

滴滴要讲的新故事,不仅仅限于一个花小猪。

在网约车业务上,滴滴进行了品牌细分,包括礼橙专车、升级的“快的新出租”、针对时间不敏感人群的“青菜拼车”等。此外还上线了货运、跑腿、社区团购的橙心优选等新业务;加上滴滴青桔主打两轮市场,自动驾驶部门升级为独立公司,滴滴正在逐渐拓展自己的边界。

但是,花小猪显然是滴滴最重要的一个故事。因为这是滴滴最熟悉,也最擅长的故事。

上一个与之类似的故事是顺风车。

2016年出台的网约车新政,针对的是提供专职服务的网约车司机。而当时的滴滴顺风车,套上了私家车主“共享经济”的外衣,避开了专车的管理。

按照当年滴滴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黄洁莉的说法,顺风车“最关键的是解决了增长的问题”。当初滴滴顺风车在2015年上线一周后,仅在北京一城单日订单量便已突破10万单。而实现这一订单量,滴滴专车当初用了3个月。

对于“唯快不破”的互联网丛林而言,即使滴滴成为了共享出行领域的领军公司,手握千万级的单量,但是仍然具有着强烈的危机感。而消弭它的方法,唯有掌握更大的流量。

顺风车能带来流量,所以,尽管这个业务重创了滴滴,也给平台带来了很多不可控的因素,但滴滴仍然无法将之放弃。

花小猪也能带来流量,在全国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公布的2020年11月份订单信息中,月订单量超过100万单的8个平台,花小猪增长最高,月订单量增长为10.5%。所以,尽管花小猪充满争议,但滴滴也不会放弃它。

此前,程维宣布,滴滴国内业务将双曲线推进,一方面是一站式出行平台,包括网约车、出租车、代驾、顺风车、青桔单车和电单车、地铁公交等;另一方面是小桔车服、自动驾驶、金融、智慧交通等业务,同时探索新赛道。这也是想为公司树立更高的壁垒,寻找更多的收益来源。但“0188”仍然还是核心,根本还是将网约车平台上吸引来的用户,转化为更有黏性的生态用户。

值得注意的是,各种互联网创新项目,在其出现早期的草莽时代,监管相对来说是具有滞后性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各项法律法规的完善是必然的趋势。

即使是经历了多次整改,从顺风车到花小猪,努力拓展自己的流量入口,仍然还是滴滴一贯的思维模式。花小猪无论是从补贴推动增长,还是在合规问题上的回避,仍然更加类似于当年的滴滴:靠流量和资本驱动,野蛮生长。这种模式下,“合规性”仍然不是它考量的最重要因素。

停运一周后,也许,花小猪仍将冒着“非法”的风险坚持运行。但这对于滴滴来说,也意味着风险在不断累积。

*题图来源于视觉中国,部分配图来源于unsplash。应受访者要求,赵芳为化名。

*免责声明:在任何情况下,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责任编辑:于正心_NB15800)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