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炼油企业生存空间收窄

  • A+
所属分类:赛事集锦

核心阅读

在当前碳达峰、碳中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及炼油产能过剩的大背景下,炼油产能淘汰将是一个常态化的现象,中小型炼厂生存空间会一步步缩小,相对较高的生产成本和单一的产品种类,都会导致发展受限。

国家能源局日前发布《2021年能源监管重点任务清单》(下称“任务清单”),包括2项综合监管、10项专项监管以及5项重点监管项目,内容涉及电力、油气、清洁取暖等领域。

记者注意到,与2020年的任务清单相比,此次任务清单在油气领域增加了炼油行业专项监管,主要包括对炼厂设备升级改造情况、油品质量及承诺产能淘汰情况等的监管,其中地炼第一大省山东为重要监管地区,该项任务将于2021年6月启动,10月形成监管报告。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将是对油品质量监管和炼油产能退出工作的一次总结。在相关监管日益严格的背景下,中小炼油企业生存空间将进一步收窄。

(文丨本报记者 李玲)

监管进一步加强

记者注意到,此次任务清单对炼油行业的监管主要集中在两方面:一是油品质量升级,二是承诺炼油产能淘汰。

早在2018年底,国家发改委、公安部等七部委联合发布2018年第16号公告要求,自2019年1月1日起,全国全面供应符合第六阶段强制性国家标准VIA车用汽油(含E10乙醇汽油)、VI车用柴油(含B5生物柴油),成品油生产、流通、销售企业按照现行国家标准,强化油品质量管理和控制,保障清洁油品市场供应。

“这几年油品质量要求比较严格,主要是为了响应打赢蓝天保卫战和污染防治攻坚战的行动。过去三年,我们也都在做油品质量的升级管理工作,企业每个月都向我们报送设备相关情况、油品质量情况、技术情况等。”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副秘书长庞广廉指出。

在中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石油市场所主任工程师王利宁看来:“此次专项监管相当于一个扫尾,2020年是污染防治攻坚战三年行动计划的收官阶段,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内容就是油品质量的升级,国家规定国VI油品在2020年左右全面普及,今年是要查缺补漏,看是否还有地方没有完全升级到位。”

对于承诺炼油产能淘汰,庞广廉告诉记者,主要是基于国家发改委2015年发布的《关于进口原油使用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彼时为了促进炼油行业结构调整及产业升级,符合条件的民营企业可以通过淘汰落后产能换取进口原油使用配额。

据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统计,2016—2019年炼油行业共退出落后产能约1.4亿吨。“此次专项监管可以说是对过去几年油品质量升级和产能退出成果的一个总结。”庞广廉表示。

中小企业监管难题多

据了解,近几年相关部门在油品质量监管以及产能退出上做了不少工作,虽然取得一定成效,但目前看来仍存在不少问题。

“过去山东、辽宁好多企业会在油品中掺杂其他组分,影响油品质量,这两年监管部门从源头、销售途径上逐渐在加大监管力度,加之一些中小炼油企业加速退出,使得整体的环境越来越好,这几年严重违法违规的情况也在减少。”庞广廉表示,“但在市场上要完全杜绝违规行为不大可能,一些监管难的小企业和黑加油站点通过勾兑油品谋取暴利的违法行为仍存在。”

这种问题在落后产能淘汰中同样存在。所谓落后产能,是指规模低于200万吨/年的炼厂,这种小型炼厂能耗相对较高,规模效应和质量相对较差。

庞广廉告诉记者,为获取原油进口配额需要履行的产能淘汰表面上看是完成了,但存在被淘汰的产能在企业之间相互倒卖的情况。“比如一个企业为了应付产能淘汰任务,从一家淘汰的炼厂买来设备,当做自己淘汰的产能指标,但后边又卖给其他企业,相当于这一家炼厂关闭了,产能淘汰了,但这个被淘汰的指标仍在卖来卖去,重复计算。”

除了产能淘汰存在“钻空子”现象外,在隆众资讯分析师丁旭看来,目前的淘汰标准,对整个产业的结构调整起到的作用并不大。

据隆众资讯统计的数据,目前山东省独立炼厂共56家,其中产能500万吨以上的15家,200—500万吨的有24家,200万吨以下的有17家,合计产能占比分别为52.96%、42.11%、4.94%。

“当前山东小炼厂产能占比非常小,就算淘汰这些小产能,目前来看起到的作用也并不是很大,可能需要继续淘汰300万吨及以上规模。”丁旭表示。

产能过剩加剧倒逼一体化转型

当前,随着大连恒力、浙石化等千万吨级炼化一体化项目陆续投产,我国炼油品产能过剩局面不断加剧。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我国炼油总产能基本接近9.3亿吨,产能过剩超过1亿吨。

另一方面,炼化行业的监管也日趋严格,在多位受访人士看来,中小企业此前通过“钻空子”谋取利润的粗放发展方式将不再适应行业发展大势,生存空间将进一步收窄。

在王利宁看来:“在当前碳达峰、碳中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及炼油产能过剩的大背景下,炼油产能淘汰将是一个常态化的现象,中小型炼厂生存空间会一步步缩小,相对较高的生产成本和单一的产品种类,都会导致发展受限。”

“未来炼油产能肯定是越来越过剩的,油品利润也会越来越低,炼油企业只能通过转型生产高盈利的化工产品来获得生存空间。”丁旭指出,“但转型升级必须得建新的装置,并不是所有企业都有足够的资金做这些投入,因此对中小型企业来说挑战较大。”

“200万吨产能完全淘汰后,接下来可能300万吨、500万吨规模炼厂的生存空间都会进一步缩小。”庞广廉指出,“这一方面是市场倒逼倒逼企业提高工艺技术水平和质量,减少污染、降低消耗,降低生产成本;另一方面,无论是社会、政府、行业协会,各方面监管措施也逼迫企业不得不面对这种形势,去做一些调整,在特殊产品方面保持自己的竞争性,比如低硫船燃、高端润滑油等高附加值产品,加快成品油的质量升级。”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