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合伙人盛希泰:泡泡玛特估值太高,不喜欢元气森林烧钱模式

  • A+
所属分类:篮球资讯

原标题:俞敏洪合伙人盛希泰:泡泡玛特估值太高,不喜欢元气森林烧钱模式





俞敏洪合伙人盛希泰:泡泡玛特估值太高,不喜欢元气森林烧钱模式

金句摘录:

投资人必须保持好奇心,保持好记性,保持冲动,必须接受新鲜事物,看得惯你未必喜欢的东西。面临泡沫,面临风口,面临各种诱惑,投资人如何尊重常识、守住不投,其实挺难决策的。一个投资人能投中一百倍以上的项目,基本上全靠运气;投中五十倍以上的项目,运气占了主导。

2021年是洪泰基金成立的第六年,过去一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作为创始合伙人的盛希泰终于停下来并有了大把时间思考,他对自己的前半生做了总结、提炼,也对洪泰基金未来的发展做了更多的谋篇布局。他告诉记者,新的一年,洪泰基金计划上10个IPO项目,“成功概率还是蛮大的”,他说。

“人生没必要重复,我还可以再干一二十年,未来还有很多挑战。”2014年洪泰基金成立,当时的盛希泰这样形容自己。在他看来,做投资人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预防老年痴呆,因为每天大脑不得不接受大量新事物,不管喜不喜欢,他都要试图去理解其中的逻辑。

但不得不承认,盛希泰也有盲点。他为了了解Z世代人群的消费习惯,专门去北京三里屯排队买喜茶,还曾向自己的孩子借来盲盒研究,但是试过之后还是无法理解。2017年左右,区块链火遍中国,盛希泰顶着压力坚持没投,因为他觉得区块链已经超出了自己的认知范围。

身为资本市场的老将,多年里看到花式风口来了又走,在他看来,守住不投是很难的。盛希泰在多个场合总结洪泰基金的投资原则:凡是不能用常识理解的,洪泰基金都不会投。所以可以看到,洪泰基金所投项目并不多,但精准度较高。

与众多投资人一样,盛希泰看多中国,看多科技板块。他提出了一个简单的未来赛道判断方式,即对标科创板,目前科创板上市公司中,行业占比较高的分别是生物医药、新技术和高端装备制造,这些领域是将是未来科技领域中的重头戏。

投资的要义之一:尊重常识

《财经》新媒体:2020年有一个很火的公司——泡泡玛特,没成立多长时间,但上市之后就有了千亿市值,您如何看待这家公司?

盛希泰:泡泡玛特的投资机构里几乎没有主流投资机构,其实大家都没看懂。2017年,泡泡玛特的销售额和利润是2019年的三倍以上,主要是因为他的产品抓住了年轻人的心智。第二,泡泡玛特产品价格较低,具有亲民属性,盲盒的形式为消费者带来了新奇感。

我认为,投资人不要苦于自己年龄太大,我们更需要付诸行动,跟着年轻人走。作为一个基金的掌门人还是经常要“洗脑”,现在90后中很多人在挑大梁,是不是我们也引进更多的年轻人,这也需要思考。

就泡泡玛特而言,按照正常资本市场逻辑,它的价格是偏高的,约三、四百倍的市盈率远远超出香港市场的平均水平,这能不能持续是存疑的。另外,泡泡玛特已经透支了大量估值,企业能不能持续开发新的产品来支撑估值,这也需要观察。

《财经》新媒体:您说过,如果一个项目违反常识,洪泰基金就不会投。您觉得泡泡玛特是违反常识的吗?

盛希泰:现在洪泰基金肯定不会投,因为这时候企业价格的上升空间是有限的,但下跌的空间可能是无限的。投资上,VC和PE这两个阶段有着根本的不同。PE阶段,投资人要对企业收入、利润和增长有较强的确定性;VC阶段,投资人更需要理解概念,理解并判断团队。

常识是最简单、最普通的道理,想要走的长远,必须尊重常识,而不是跳跃式地笃信一些投机。

《财经》新媒体:您还投了KK集团,为什么投这家企业?他背后有着怎样的新消费逻辑?

盛希泰:首先,我很喜欢KK集团创始人吴越宁。我比较喜欢技术出身的创业者,他们普遍逻辑能力强,更为理性,能够更加直接地抓住重点,而不是思维飘忽。另外,技术类创业者,能够部分承担CTO的职能,因此他的想法更容易落地,观点更加务实,出击也比较精准。我跟吴越宁第一次见面就聊了两个小时,他的思维非常务实,拥有一种不空洞的自信,这是我对人的判断。

从企业上来讲,目前KK集团有三个系列产品。从人们对化妆品的需求来看,有一定经济实力的消费者偏好买国际大牌,年轻人则更需要物美价廉的品牌。大部分消费者并不富有,但他们的消费需求远远没有得到满足,KK集团的产品很接地气。

第三,我到KK集团的店里探访后感觉很震惊,他的店面管理井井有条,在产品摆放位置、补货时间、消费者观感等方面,企业拥有一套科学的测算系统。另外,它的整个渠道省去了大部分中间环节,价格降到了极致。

我看好他的未来,经过几年发展,他确实给了洪泰基金丰厚的回报。

《财经》新媒体:最近几年他们的扩张速度非常快,这期间您对他有什么帮助吗?

盛希泰:如果没有疫情,KK集团会发展得更快,疫情导致企业的整个扩张速度慢下来。融资方面,人们的信心也因为疫情受到了影响。

我们日常交流比较多,有时候我只需要做一个好的听众,给他一个积极的反馈,包括市场研判、品类研判、管理细节、模式优化、后续投资者引进等,这就可以帮到他。

我们投资的企业里,凡是跟投资人互动比较紧密的创业者,一般能够做的更好。投资人跟企业是有血缘关系的,如果企业创始人无法跟他的投资人保持良好互动,企业做好的概率也比较低。

《财经》新媒体:过去一段时间直播带货成为新风口,您怎么看待这一热潮?这种热潮是可持续的吗?

盛希泰:因为疫情的原因,直播爆发了,但它的本质是一种营销手段。

第一,直播利用了名人效应,不管是明星还是企业家,主播要能带来流量;第二,价格因素很重要,产品往往有较大折扣;第三,产品品质很重要。这三个因素缺一不可。

我国广大消费者的分层十分丰富,对于年龄较大或财富状况相对较好的消费者,他们很难把直播作为日常的购物手段。另外,我国有85%的人月收入低于8000元,他们才是中国的社会基础,这一人群对价格较为敏感,拼多多等企业也正是基于此而崛起的。

《财经》新媒体:关于产品品质,最近有一个案例叫元气森林,过去一年做的特别火,但他把很多精力放在了产品营销上,很多新消费企业也是这么做的,您怎么看待营销与产品品质之间的关系?

盛希泰:这是典型的烧钱模式,我不太喜欢这种企业。如果投资机构能在早期投中这类企业,是一种运气。但后期价格比较高的时候,他的上涨空间是有限的,但下跌空间是无限的,洪泰基金不会在这个时候投的。

企业通过烧钱占领市场,提高市占率,扩大用户人群,最终占领用户的心智,我认为难度很大。元气森林的特点是无糖,很多人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去买,但试一试未必能最终占领心智。这样的企业能不能可持续的发展,我是打问号的。

其实,消费品是很难投的,因为消费者的口味很容易转变,在北京,一个餐厅很难持续火三年。

《财经》新媒体:不过一段时间以来,在线教育行业也在用这种烧钱模式发展,但很多投资机构想投都投不进去,您怎么看?

盛希泰:教育行业不太一样,人们对教育一直很重视,这是硬需求。具体到这一行业的烧钱模式,我认为,投资人要各取所需,自己控制自己的节奏,时间是最好的老师。近来长期主义这个词很时髦,但真正严格践行的投资人很少。

过去几年,资本市场暴露了很多问题。小米上市首日便跌破了发行价,美团也曾存在一、二级市场倒挂的现象。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价格,哪个更公允?一定是二级市场。比如,村里有一个美女,之前只有这个村里的两个帅哥追求她,而后美女进入二级市场,信息更加对称,全世界几千万帅哥各自评估,最终一定是二级市场所给出的价格更合理。

一级市场以前盛行击鼓传花的游戏,搞一个虚高的价格,但这个价格一旦进入二级市场就会彻底露馅。这个问题在2017年开始暴露,2018年WeWork事件推向顶峰。2019年科创版推出后,一批优秀的企业得以上市,但现在这些企业股价基本都下跌了,因为他们不值那么多钱。面临泡沫,面临风口,面临这种各种诱惑,投资人如何守住原则不跟风,其实挺难决策的。

《财经》新媒体:您怎么看待最近频上热搜的拼多多?

盛希泰:我认为,拼多多实际上是中国复杂消费的一个缩影。拼多多超出了高收入人群的认知范围,但他的消费人群却真正的代表了中国。所以我认为,它目前为止发生负面事件并不会影响其发展趋势,这个企业是有未来的。

下沉市场喊了很多年,但企业真正能够找到抓手是很难的。拼多多的崛起就是找到一个抓手,但很多企业还没有机会,这里面有太多问题,但有问题就有机会,未来10年中国依然会波澜壮阔。

《财经》新媒体:在2020年特殊的背景下,年初消费大幅度萎缩,而后又突然的回升。在全世界经济都下跌的情况下,中国的双11购物节依然火爆,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盛希泰:新消费新在什么地方?我认为“新”要理解为,中国民间财富经过三十年积累,人均GDP超过一万美金,已经成功跨过了中等收入陷阱,这是一个新的台阶。

第二,属于Z世代消费人群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原著民,他们成长在中国最发达的时代,其消费观念、消费理念与我这一代完全不一样。这一人群在中国有3.7亿人口,所以整个中国消费热潮能够延续,一点都不奇怪。

我们这代有一个毛病,就是调侃时代,调侃不足和弱点。而在00后看来,中国是没有问题的,这也是国货潮的文化基因。我觉得,新消费是一个时代的产物,今年双11假发销售量40%以上是90后买单,如今猫粮进口量已经超过了婴儿奶粉进口量,这都很不可思议。

另外,去年太特殊了,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国家和国家之间封闭。但没想到,如今疫情不但没有结束,还开始反弹。中国在过去一年中显示了非常强大的力量,率先稳定下来,二季度以后经济就开始复苏,这为消费热潮提供了保障。我认为,双十一等消费热潮并不只是人们的报复性消费,中国消费市场如此庞大,只要社会生活回归正常,消费就会爆发。

疫情对全人类来说并不是好事情,但客观上帮助了中国崛起,这种助推作用类似于2001年的911事件。911事件后,美国无暇他顾,而后中国迎来黄金的十年。

过去100年来,多个国家曾有机会超越美国,如上世纪20年代的英国,30年代的德国,60年代的前苏联,70年代的日本以及现在的中国,其中部分国家GDP达到美国的60%以上,但从来没有一个国家超过70%。

按照预测,2021年中国GDP增速约8%,美国增长约2%。据此,中国GDP会达到美国的75%。我更乐观一些,我认为中国GDP增长能达到10%,而美国可能是零增长甚至负增长。据此计算,中国GDP可能达到美国的80%。

《财经》新媒体:您觉得中国什么时候可以超越美国?

盛希泰:我认为可能需要5年时间。不过,中国在很多方面相较于美国仍有很大差异,包括科技实力、教育与人才培养、全球吸引力、文化输出能力、社会治理水平等。总体国力上来了,我们还要质量提升。

靠常识做投资

《财经》新媒体:前几天市场上传一个段子,说泡泡玛特刚创业的时候,人们对创始人王宁的评价:学历一般,没正经上过班,讲话特别平直缺乏感染力,身边的高管团队没有精英。如今泡泡玛特上市,王宁财富超547亿,人们的评价变成了:性格沉着冷静,低调内敛,喜怒不形于色,具备消费领域创业者许多优良品格。您怎么看这个事情?

盛希泰:基本每个投资人都说,投资就是投人,他们还可以提出十几条投人标准,但如果真的按照这些标准找人,投资人一定找不到。我有一个理论:一个投资人能投中一百倍以上的项目,基本上全靠运气;投中五十倍以上的项目,运气是占了主导。

目前为止,中国最成功的创业者比如马云、李彦宏,他们性格完全不一样。马云口才极好,但一般人们会觉得他华而不实,投资人很可能会错过;李彦宏、马化腾的性格相对内向,投资人也会质疑他们可不可以做成事。

我们还是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一而足。创始人实干、学习能力强、专注、有格局,能够带领团队,这些品质很重要,但如果套在某个人身上,都不一定适合,这是我的体会。

《财经》新媒体:刚刚您说到 Z世代,您通过什么途径接触、了解他们的?

盛希泰:我专门排队买过喜茶,但我很不理解。去了发现店门口还有专门的代购黄牛,一开始我用微信下单,排半天也排不上,只好找黄牛帮我买。泡泡玛特我是真不理解,我的孩子在玩,我借来玩了之后感觉还是不理解。

但是我要求自己要去理解,孩子们的喜好不一样,他们喜欢看动画片,我年龄大了就不会再看,这是不同年代人的不同诉求。

投资人必须保持好奇心,保持好记性,保持冲动,必须开放地接受新事物,看得惯自己未必喜欢的东西。我曾经开玩笑说,投资最大的魅力是预防老年痴呆,因为我们的大脑每天在接受新事物,承受着强刺激,但这就是投资的魅力。

《财经》新媒体:您说过凡是不能用常识理解的,您都不会投。您认为的常识是什么?

盛希泰:1+1=2就是常识。一个投资人立个门户,想做到行业top很难,但要做的不差并不难,只需要做到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一个中心是投资人要有道德约束,重视口碑;两个基本点,一是要爱惜LP的资金,设想一下,如果钱是自己的,你会不会投?二是要尊重常识,估值太高的空中楼阁是站不住脚的。

给LP稳定的回报比什么都重要。我刚进入行业时,听到一个词,叫基金的创始合伙人,我觉得是不是故弄玄虚?现在我越来越理解了,投资人拿了LP的钱,尽管他们没有要求还本付息,但如果最终没有给LP足够的回报,你会背负很重的道德压力,这就是创始合伙人。我和洪哥(俞敏洪)都是洪泰基金的创始人合伙人,我们背负的压力不是一般合伙人可以比拟的。投资机构如果做不到头部,或做不出好的业绩,最终是没饭吃的。

《财经》新媒体:这几年风口这么多,有没有一些项目当初有机会投,但后来错过的?

盛希泰:客观的说,当初错过了ofo,我一度觉得挺可惜的,这都是过去时了。

当时智能驾驶火的时候,我压力比较大。智能驾驶动辄几亿美金估值,我坚持没投。当时我认为,他们不值这么多钱,同时中国自动驾驶技术能力可能不会迅速发展起来。

另外,之前区块链很火,但我们顶着很大压力坚持没投。对于区块链,我是没看懂,可以说超出了我的认知范围。

《财经》新媒体:您说过,洪泰基金一半的钱都投在科技领域了,您看好哪些科技板块?

盛希泰:过去15年,移动互联网在全世界风行的,中国很幸运能够走在潮头。洪泰基金成立的时候,这股浪潮已经接近尾声了,不过我判断未来10年,科技创新在中国一定还会风起云涌。

最近两年,中国吃尽了科技创新的苦头,在与美国贸易争端中,我们才知道中国芯片技术是如此薄弱。未来10年,中国一定会举国家之力发展科技创新,所以这将会是一个无比宽阔的赛道。

关于赛道的判断,其实很简单,大科技赛道与科创板是交相呼应的。科创板目前有200家上市公司,其中生物医药领域有45家,新技术领域有42家,高端装备领域有42家,三个领域占比较高,基本可以对标。

《财经》新媒体:不过,科技板块泡沫是很大的,比如今年国家鼓励芯片制造,企业一窝蜂投身其中,导致众多烂尾项目出现。您怎么从这种泡沫中判断好的企业?

盛希泰:目前几个大的烂尾工程都是五年前甚至十年前搞的,那时候我们没有认识到贸易摩擦这么残酷的现实,否则的话我们可以更好地去组织、论证,也就不会出现这么多烂尾项目了。

类似这种烧钱游戏动辄上千亿,不是一般市场化基金能承担的。洪泰基金现在投的科技项目,基本都是市场化的创业项目。这种小的项目国家是看不到,他们更需要市场化资金的支持,这种项目跟投其他企业的逻辑是一样的。

《财经》新媒体:您曾说过,您做投资是带有一些PE思维的,会辅助一些企业的未来发展,帮助他们打造 IPO的可能性,您会从哪些方面帮助企业?

盛希泰:洪泰基金起步于天使投资,我认为,PE和VC之间相互借鉴是没坏处的。我的观点是,天使投资中要加一点PE思维。做早期天使投资,投资人不能想着退出,但如果加一点PE思维,对于所投的项目,就会多一个判断维度。

我认为,PE和VC相互借鉴、相互打通是非常有帮助的。一个投资人敢说自己对某个领域吃透,那就是意味着他既可以用500万投个天使轮,也可以5个亿来做并购。

2021年,10个IPO

《财经》新媒体:对于投资人来说,如何获得一个比较强大的心智?您自己平时会注意这方面?

盛希泰:能成功的人都是拥有强大心智的,而且他们一定拥有独到的东西。一般人是做不了CEO的,他们要在打击面前不倒下,不人云亦云,能民主决策,最后能够推动企业往前走。

很多人创业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不够专注、没能坚持,往往他们还没等创业成功,就先给自己想好了退路,这样失败的概率更高。我认为心智强大,能够勇于背水一战,往往也是成功的因素之一。

《财经》新媒体:其实过去一年发生了很多匪夷所思的事件,这些事件对您的心态有影响吗?

盛希泰:我的改变不大,我觉得作为投资人,对未来有信心是基本、最重要的心态。投资是有时间差的,有着长达三至五年的回收期,所以投资人必须看到基本面中积极的一面,否则你就该回家了。

不过,疫情对我最大的影响就是思考的时间变多了,有一段时间不能出差,出手的机会也更少了。这段时间,我对自己的前半生做了一些总结和提炼,也多了一些陪伴孩子的时间。我在思考洪泰未来要做什么,应该怎么做,包括赛道和人的布局,我们应该坚持什么、扬弃什么。但这个过程中,我有一点没变,就是积极的心态和客观的立场。

《财经》新媒体:您曾经说自己人生没必要重复,自己还可以再干一二十年,还有很多新的挑战。您现在还这样认为吗?

盛希泰:我永远这么认为。一个投资人如果不能让自己始终处于青春期,那他就不用做投资了。我们需要保持一种活力,一种积极的心态,我们需要学习接受不喜欢的东西,否则不可能做好投资。

《财经》新媒体:前段时间高瓴创始人张磊写了一本书,叫《价值》,他在书中说自己会在运动中思考、冥想,您有没有这样的习惯?

盛希泰:我阅读的时间比较多,每天基本从晚上十点半看到凌晨一点、两点,经常看到头昏脑胀,实在看不下去了才睡觉。阅读过程中也会去思考、总结。

我最近又看了一遍达里欧的《原则》,原则这个词本身对洪泰很有意义,成人达己、守正出新是洪泰基金的基本原则,共享共担也是原则之一,不过后来洪哥(俞敏洪)又加了一个“共情”。我们的文化就是简单做事、结果导向以及简化人际关系。真正优秀的投资人,是没有时间去搞人际关系的。

《财经》新媒体:您经过思考之后,2021年您希望自己或公司达成怎样的目标?

盛希泰:2021年洪泰基金最大的目标是出十个IPO项目,实现概率是蛮高的。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