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在克什米尔地区印军甚至在居民院子埋雷

  • A+
所属分类:天下足球

克什米尔实际控制线将克什米尔地区分为印控克什米尔和巴控克什米尔。这是世界上最危险、军事化最严重的边界之一,印度和巴基斯坦军队都把守在两边。据卡塔尔半岛电视台27日报道,对那些生活在控制线沿线的居民来说,遍地埋设的地雷摧毁了他们的生命和生计。

印度村民穆罕默德·雅库布讲述了他的故事。20年前,印度军队从附近村庄挑选年轻人沿着734公里的实际控制线进行夜间巡逻。2000年12月的一个晚上,雅库布被选中了,他和村里的其他男人一样,并没有得到任何培训、报酬或补偿。

2004年12月,克什米尔一名男孩骑自行车路过地雷爆炸造成的弹坑

当他在黎明前回家时,当年30岁的他踩到了一颗隐藏的地雷,瞬间失去了一条腿。当晚参与巡逻的村民们把他送到最近的军队医院。军队免费提供药品,但雅库布必须自己支付手术费用。

对雅库布来说,那一晚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他说自己以前是一名工人,夏天则会带着牛群去山里吃草。失去了一条腿意味着他不能再从事任何劳动。过去的二十年里,他除了少量的抚恤金外没有任何收入。他的妻子也和他离婚了。事发后,受害者必须提交一份“第一目击者报告”(FIR),以便有资格获得印度社会福利部门向不幸碰到地雷的幸存者支付的每月1000卢比(13.60美元)的抚恤金。

雅库布说:“手术后,我躺在医院里,我哥哥去登记了病历。他发现军队已经以我们的名义提交了一份报告,报告中却说我是在森林里收集木材时踩到了地雷。这让我们所有人都感到震惊……”

穆罕默德·雅库布

报道称,在许多家庭中,受伤的多是在挣钱养家的劳动力。这样的事情发生后,由于收入下降,父母往往无力支付孩子的教育费用,从而导致贫困的恶性循环。在某些情况下,不只一名家庭成员会成为地雷的受害者。

克什米尔人权活动家胡拉姆·帕尔维兹说:“一旦田地里埋设了地雷,人们对生命的需要就比种植庄稼或为牛采集饲料的需要大得多。不种庄稼又意味着食物产量减少,地雷也会杀死家畜。对于生活在实际控制线附近的人们来说,地雷就像‘即使在战争结束后也阴魂不散的幽灵’”。

1998年,45岁的索尼·贝古姆住在贾布拉村,她在带牲畜去牧场放牧时踩到了地雷,失去了一条腿。她回忆说:“那时候,村里没有修公路。我被邻居们扛在肩上送到30公里外最近的医疗机构……三年后,我的丈夫在军队里当搬运工,他在哨所建造一个地堡时,不知道自己踩到了是地雷,也失去了一条腿。”

70岁的海德尔·莫卧儿讲述道,1997年,他就像往常一样走到公共牧场上喂牲畜时,结果踩到了埋在地下的地雷,失去了右腿。他说:“这片土地属于我的家族。我也有这些文件,我们以前都是向国家税务部门缴纳我们那部分税款的。我们完全不知道军队是什么时候埋下这些地雷的。”

1997年,莫卧儿在自家的土地上放牧时踩到地雷,失去了右腿

75岁的尼牙孜-穆罕默德也分享了他的故事。他25岁的时候出去放牛,踩到了地雷,失去了右臂。他说:“1971年,地雷被埋下的时候,这里没有指示牌。我在走路的时候突然踩到地雷。家人和邻居带我去了斯利那加医院。我们不得不自己承担一切费用。”

1994年,60岁的居民沙基拉·贝古姆走在她家后院的路上,家人在那里种了蔬菜。她踩到了地雷,失去了左腿。她的丈夫是一名退休警察。贝古姆说:“在事件发生的前一天,军队在夜间例行巡逻时,在没有通知我们的情况下,在我的后院埋了地雷。由于这次受伤,我的关节和脊椎都有很多问题。”

她的哥哥补充说:“当时我们把她送到唐达尔的军队医院。手术的费用是24000卢比,我们必须自己支付所有费用。案件提交给地方法官后,从未得到任何赔偿。”

35岁的古拉布·简说,她1995年在田里劳作时踩到了地雷,失去了右脚。她没有得到任何治疗费用的补偿,现在靠社会福利部每月1000卢比的抚恤金生活。军队确实把她带到义肢中心,为她提供了一条义肢。她说:“塑料义肢不适用于丘陵地区。我们必须在崎岖的地形上行走,腿很容易断。当地的一个鞋匠为我做了这只人造革鞋,我时常去修理。”

1995年,简在田里干活时踩到地雷,失去了一只脚

报道称,始于1997年3月1日《渥太华禁雷公约》目前已有164个国家签署。该条约禁止签署国使用、储存、生产和转让杀伤人员地雷。印度尚未签署该协议。印度政府的官方立场是,该国有“不稳定的边界”,如果引进了一种非致命的杀伤人员地雷的替代品,印度将禁止地雷。

2008年4月,印度外交部军事事务主任马哈詹(Brigadier SM Mahajan)准将表示,埋设地雷的主要原因是为了防止“克什米尔武装分子越过控制线渗透”。但在实控线的印度一侧,多年来几乎没有关于武装分子被地雷炸死的报道,大多数受害者是平民或印度军队成员。

报道称,清除地雷是一项耗时而危险的任务。2005年有报道称,自2001年以来,有1776名印度士兵在埋设和清除地雷时死亡。

印度士兵在连接印控克什米尔和巴控克什米尔的公路上检查地雷

“地雷和集束弹药监测”研究小组称,平民和印度军队的伤亡总数没有正式记录。但该组织从零星的报道中搜集了数据。1999年至2015年,该组织在印度确认了3191名被激活地雷或简易爆炸装置(IEDs)和战争遗留爆炸物(ERW)袭击的受害者。其中有1083人死亡,2107人受伤,一人下落不明。

2016年,国际禁止地雷运动组织敦促印度政府停止所有地雷埋设活动,并加入1997年的《渥太华禁雷公约》。然而,据报道,印度军队正计划埋下更多的地雷。对此组织负责人梅根伯克称“令人极为失望”。

2017年10月,印度政府重申,《特定常规武器公约》经修订后的第二议定书 “包含了考虑具有长边界国家合法防卫要求的方法”。声明还提到,印方认为,能够发挥杀伤地雷防御作用的新的军事替代技术将使印度能够完全停止使用地雷。印方还表示,已停止生产“不可探测”地雷,并已开始提高公众的意识,以尽量减少人道主义代价。

(编辑:GH)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